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ound.jpg

 

那一夜,太平洋詩歌節

 

作者:黃春明

 

預先籌備了一個季節

小池塘的水芋沿著池邊

間掇在雜草叢中

開滿了碎閃閃的白花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回青春之海

 

——─《晚天未晚》自序    

作者  陳芳明


 

         夢見又回到青春時期的海洋之後,竟然就接到了邀約。到達十一月的太平洋詩歌節時,雨中花蓮正展開細長的海岸線迎接。寒雨落在松樹,落在沙灘,如泣如訴,猶 重逢故人。三十多年以前的海洋,想必見證過一位意志飽滿的少年,極目眺望壯闊的水平線。年輕的心靈湧動著滾滾而來的風浪,情感與夢都在持續上漲,淹沒所有 的畏懼,沖走所有的顫慄。三十多年以後的太平洋依舊咆哮著千里歸來的長風,只為了親睹一個情感已然退潮的霜髮魂魄,佇立在灘頭憑弔從前一位撐起遠方水平線 的追夢少年。

        跨越時空的夢中之約,並未有任何許諾,莫非只是要證明青春之海依然年輕如昔?海水滔滔是多麼不容懷疑,經歷過長年的潮起潮落,全然沒有留下絲毫的時間痕 跡。黑髮少年的前額如今漸趨傾塌,縱然內心依舊翻騰著未嘗稍止的波濤。海洋啊,可曾知道他的意志已折損多少,面容又滄桑多少?這樣的夢回,確然無法改變成 形已久的夢醒與夢碎。

        詩的力量,也許不能承受海水的洗刷,卻足以支撐一個垂危靈魂的生命躍動。詩是引導,使窘迫的歲月找到出口;詩是刺激,使枯澀的思考重啟動力;詩是救贖,使 絕望的手勢獲得揮舞。回到信約的海岸,回到那一片難以忘情的海岸,當然不是為了懷舊,而是為了回歸詩的海域。時間從來就不容拌嘴與爭辯,只容許俯首就範。 然而它能羈押肉體,損壞容顏,並不能擄獲靈魂的全部。正是詩開啟一線裂縫,生命遂由此趁隙遁逃。

        面向狂浪的青春海洋,望見一片迷濛的天空,內心確知舊夢是再也回不去。海洋啊,回不去的夢,就容許它釋手而去。在晚天覆蓋之下,如果還能點亮一個握可盈手 的夢,即使燭火僅剩下小小的一行詩,就值得以身相許去追求。生命注定是不可能逆時間方向而行,被押著繼續前進之際,唯一的抵抗便是沿路留下詩的蹤跡。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部落格圖片001-0904.jpg

部落格圖片002- 0904.jpg

 

松園別館

地址:970花蓮市水源街26號

電話:03-8356-510

傳真:03-8356-475

開放時間:09:00~18:00

松園標準字-網頁用.jpg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