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晟.JPG 陳義芝.jpg

(圖左:吳晟; 圖右:陳義芝)

馬鞍藤──憂傷西海岸之二  by 吳晟

 長臂大勺的怪手

一公里一公里挺進開挖

島嶼優美的海岸線

歷經億萬年浪潮溫柔雕塑

正快速被切割

 

騰壺、花跳、燒酒螺、招潮蟹……

沼澤濕地洶湧的生機

倉皇走避不及

死亡的驚呼警鐘般響起

波濤起伏間

猛烈敲打無人聽聞的海岸

 

原生植被紛紛棄守

馬鞍藤也橫遭截肢斷軀

卻仍不死心

掙扎伸出細軟的不定根

抓住,隨時可能崩去的島嶼

 

在陽光依然照耀的清晨

延展綠色藤蔓

與惡臭毒水垃圾堆爭生存

綻放紫色小花

面向油污的海面

朵朵都像吹響誓言的喇叭

 

堅持為悲傷

留下些許希望的顏彩

 

雅座七○年代  by 陳義芝

所謂袐密就是

七顆鈕釦只解三顆

黑暗的甬道

透入一絲絲光的遐想

和喘息

 

所謂轆轤

是一種遊戲方法

激流拍岸

浪揚起

又潰退

魚在鉤上搖擺

 

論口風之鬆緊

那年代只關心路上的草繩

誰管田裡的蚯蚓

要不要把禾莖放倒

把新穗剝開

要不要嗅一嗅

生腥的氣息

 

去作薜荔

因為有一座高牆可以攀附

覺得窒息

因為緊挨的水壩進行壓迫

所以暈眩

因為沒有光

所以不安

因為貓叫而不知要幹什麼

                              1994.4

 

 

創作者介紹

2017.11.10-13。百年新詩,吼海洋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