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經過讓評審眼睛快瞎掉的時間,第三屆太平洋詩歌節網路徵詩的初選名單終於出爐了。真的是大力感謝:凌性傑、吳岱穎、陳玠安三位評審,也很謝謝各位朋友們踴躍的投稿。

太平洋詩歌節初選名單:

1.不留 nccucathy
2.始終想去的地方 haohsiang
3.僅僅是一步之遙罷了 emily64324
4.故事 nccucathy
5.〈雪〉 theother
6.〈經過〉theother
7.哲佑 《永恆》
8.哲佑《儀式》
9.夜行車 徐庭瑤
10.於是你開始有了微笑 唯宇
11.看海的貓 謝松宏
12.失途 吳宣瑩
13.黑暗中的練習 ─初秋上五指山有感 baiter
14.《廣場》 哲佑
15.我們應該__? peachqq
16.攝影 yuenyuan


初審詩作:

不留 nccucathy

關於信諾,你以為
我慣常佩帶
言語的珍珠,以聲響紋身
當我在夜的涼縷裡赤裸待你
臥姿奢淫
肌膚之間那麼貧窮的我

然後清晨來臨
睡眠降低,輕煙夢境
有人在牆緣開啟了門縫
她美如一株極瘦的字
筆劃被抹在新漆的天色上



始終想去的地方 haohsiang

你老是把海放在
離現實遠一點的地方
讓陽光提醒
皺折般的心如何像海
不斷位移到世界
較為柔軟的部分

浪花拍動時間已然
石化的表面
帶走鬆動而碎裂的細節
把許多想說的話
抄寫在月光的背面
讓它隨海移至
山的另一頭

在黑夜最先離去
也是星月最早到來的地方
寫滿了附岬而生的花草
古老的石層
以及感情豐沛的河流

且讓雲霧模糊了
城市的位址
讓山鳥和羌群
成為最美的隱喻
讓疲於遷徙的夢境
暫時停佇
讓沿唐吉訶德小徑追索的勇氣
不致於太快老去

那片你曾印滿了足跡
始終想去卻仍未啟程的地方
擺滿了令靈魂貞潔的想像
不斷有日光折射
海水湧來之處

始終都有優美樂音
自亂石磊磊的岸嵎洄瀾
鯨群般翻泳且噴薄的愛情
那些充滿寓意的字彙
以及不斷彼此吸引的聯想
諸多透明軌道
一一接榫

在幽闇與微光之間
長滿了山和海──
悲傷始終運行
卻無濟於事的地方


註:詩名乃延伸引用自也斯《布拉格的名信片》。




僅僅是一步之遙罷了 emily64324

從我的海走進你的海
僅僅是一步之遙罷了
但我們怯生於
某片海底岩層
裡頭長滿脆弱亟需保護的詩意且湧來了過多肥嫩的慾望
在光下,不避諱的練習
剝除其腥味的鱗片

如同我一再練習
如何培養病著的肺葉
好伺機潛入你的海中
而終於也見著了你正默默蔓生麥色的髮
安穩午睡於蚌殼裡面
以蜷縮之姿裸著,靜著
彷彿不能打擾的一個垂死時刻
而我將淚眼觀看
那千萬根微微隨水流左右漂晃的金色汗毛
且甘於不再換氣

且甘於不再默唸
你的名字,當浪潮又開始說話
且甘於不再書寫你的名字
當沙灘展開有如一席過薄的絹紙…
從你的海走回我的海
僅僅是一步之遙罷了
卻被時間蠟封似地
怎麼樣也跨不過去



故事 nccucathy

天色是寫壞的一行墨水詩
置放在小說的開端,當作隱喻
當作你沒說盡的話
用敘事的手法
喚起夜晚的樹根間
那溫暖而易碎的仲夏土壤裡
微微發出的乾燥的光

我們用薔薇色的語言
編織矮籬笆般的情節
用故事教導小孩:
總是給予你的敵人最甜美的原宥
因為諒解本身
潔淨近乎復仇
教導我們的小孩種植生命力強韌的植物
例如玉米──對身體有益
又例如小麥,用以隱藏肌膚
當遊戲正酣的時候

隱藏自己,或任何本能的躲避
應該感到謙遜
在豐收過後的麥田裡
鴉群如大朵的雲層般降落
動物總是帶來神諭
帶給我們更好的辭彙與笑的方式
當你收拾暮色,將餘暉推出屋外
木柴在熱帶的爐灶內低語
我因藥力而略感疲倦
音樂以原始的毛皮製成
我開始嘗試書寫
不斷調動每一行開頭的語彙
彷彿把玩著命運的珍珠數目那樣怡然

不斷告誡我們的孩子:
要練習從容
要喜愛飢餓
要接受削瘦的女人──
(即使她們做愛的姿態如同古朽的樹林
被群鳥拂過時
受驚而葉葉豎張的樣子)
當你把話含在口中
與未飲下的湯汁、肉的渣滓
我開始播起複雜的歌曲
什麼時候我們有了天線與收音機
比火與陶碗更加先進的愛情
什麼時候我們擁有數量日增的房間
即使有些鎖從未被開啟
即使有些故事從未被講述
生活依然是青草色的野地餐宴
天色暗下,仍意趣不減




〈雪〉 theother

明信片與異地電影
灰白色遠道而來 無聲老態的小格風景
我不小心剪掉了你寄回的記憶
在容易迷路的十字路或是終於下班的地鐵站
   補貼
比雨更緩慢
比夜晚有光
比嘴裡嚼動 旋律再多一點點
 微醞般旋轉的酸味




〈經過〉theother

開關你的背後是大片的窗口 面前正對電動門間細縫
火車馳行的速度教塊狀的光縮成一隻鳥細微自耳飛過
許多可能的故事或許都因此僅止於聽說
當小站行經了我們 曾經討論過的山城
車掌查票打擾睡眠而影子依然無動於衷
你的背後由於是菅芒成雨的擺動 車廂內保持安靜手機請轉換成震動
平躺成一條淤沙的河流攤開了黃昏的瘦遙望至岸與它的出海口


注,《詩經‧周南‧關睢》:「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哲佑 《永恆》

破裂的象
濃霧後陽光穿刺的象
我在此撐開傘
頂住秋天緩緩飄落的情歌
從前有人在此居住
誰的手裡從前有人跳舞
我的身體沒有空隙隱藏
不斷的輕易的像
你的影子開始越過樹林

我的陽光開始綻放
閉上眼睛
再張開眼睛



哲佑《儀式》

有一道光
從間隙中射出
有人從光裡降落
帶來美麗的熒火
一則秘密的故事遂旋轉
偌大的星夜
我們在此畫圓圈
閃爍著彼此眼裡
繁複的森林

然後照一照乾枯的手
等儀式完成
就要發出嫩芽



夜行車 徐庭瑤

安靜彷彿會傳染 伴隨雨聲
打盹車廂無垠的深海劇場 幾萬噸
水壓將聲音凍結成立方塊
搖晃散落的幽微光束中…
水草溫柔的款擺 嘴巴張闔的泡沫
簡訊在寂靜中 傳送
緩慢雷達的藍色螢光
像刺繡婦人反覆臨摹絢麗花樣
車窗面容倒影與夜色交疊
恍惚的未來之境
高燒的語言
召喚著童年秘密哀傷的旅程
在晃動車廂裡被薰黃的身世
你終於到達了 緩滞的航行
沿著黑暗通向閃電 便看見了燦爛的星群
「被剝奪的最能打動我心!』
詈別的吻痕 遲暮的花
快速移動的風景
於是溫度越高的星球
發著前世水晶藍的光
瞥見黎明第一道曙光
就乖悄的住了口。



於是你開始有了微笑 唯宇

於是你開始有了微笑
即使世界並不如你想像
即使,一朵花並不懂得如何
綻放及所有的綠葉都還學不會
書寫自己,如一張祈願的黃卡
繫在樹上

噢,是的
在臨行之前,在所有的窗子
開啟所有的風鈴等門,等待一場茶會
或只是一個無風的下午
你必須記得將所有的時鐘撥快
一些冥思的分秒以備歇息。我想
在抵達世界的彼端夾道迎你
那些豔紅羞赧的玫瑰
和羊蹄甲正列隊等著並且
努力使你展開笑顏

假使你無法認出這個世界
那麼將鏡子,將所有的書信都
倒過來唸也許就可以變得
較為熟悉?你並不能確定
街道上,小貓在磨整牠的腳爪
所有的孩童在台階上坐著
哼唱的同一首兒歌和
捉迷藏

於是你開始微笑開始
踏著音階旋轉,嘗試翻譯
陌生的語彙和齟齬一首兒歌
一場不預期的雷雨似乎
增添些許濕意。你並不是詩人
但你提筆,草寫下一隻蟬的喜悅
以及對於仲夏的情懷




看海的貓 謝松宏

昨日你踩著人群的吵雜
輕踏泥路成一下午的悠閒
邊聽堤岸傳遞碎浪的呢喃:
「重金屬搖滾的垃圾在河流的體內猛敲狂彈
情感厚實的油汙為河口寫一封長長的離別」
邊瞧遊艇不停競逐一船艙的錢財
而四濺的水花
仍沾不濕爪子按住
很深很深的孤獨

偶爾眼瞇成線 目睹些什麼
穿越如隧道的眼眸
光的一角撫摸
對岸 翠綠的身材 翠綠的腿
素描者 手持畫筆
灑落幾許炭粉於咆哮的浪尖
最終也只描出烏漆的陽光
與畫布同髒的海面
雙耳垂放 諦聽些什麼
吹奏莽漢的薩克斯風
譜無人享用的音符 播送一條怎樣的歲月?
小販們 搖頭晃腦
重複單調的分手話
置業績與你身陷來回無答的潮汐
舌鼻晃動 聞舔些什麼?
舐舐被海風逼躁的海
特調的鹹酒
醉醺的你
不再熟稔的平衡術
很難突圍
跳蚤
激起的
每一次復辟行動

微薄的足跡
在人類情感的化石裡
拓成一幅風化殘敗的標本
罷了 罷了
不如按照某人提議
牽起飼料項圈
明日和方正的牢籠一同沉睡
無聊時
重覆播放
想海的思春嚎叫

﹝後記:淡水的貓,駐足看海,或於榕樹下凝視周圍,已成為淡水老街一景。
但附近的店家抱怨街貓帶來跳蚤,影響生意,通報環保單位捕捉,愛貓人士擔憂:「淡水老街沒有街貓,還叫老街嗎?」 【2008-09-10/聯合報】﹞




失途 吳宣瑩

終於你也和我一樣
時常為種種可能分神
暗示若有似無
來路是野草展開,陽光
在鳳凰木的羽狀複葉間匯聚
流成金色的小溪


指針來回移動
追躡看不見的年輪,追躡
顏色將如何穿越時間的三稜鏡
陰影裡果實已經成形
落往想像中曾經到過的那條小徑,想像著
如果每個岔路前你都低下頭
或許那些虛構的花朵
從此就擁有真實的香氣


但現在你站在這裡
感覺人群自內心水面逐一浮顯
這些愛過的投影
重複被還原成線條
變得透明


有人在深不知底的雲裡端坐
試一個低音





黑暗中的練習 ─初秋上五指山有感 baiter

1.
就像這世界比我們
想像的脆弱許多
夢 安靜的想落下
然後葉子也是,鳥也是…
秋天,於是有了一百種飛行的方式

2.
枯萎的像一句
消失在地圖上的名字
有些香氣散去了,才開始佔據記憶…
在還來不及美麗的時候
我們應該試著不說話
試著不動用任何一行字句

3.
月光灑下羊齒植物
我們在一片透明的夢境中
泅泳,並且仔細計算
黑髮生長的速度
在一億光年外的這個季節
它們長成了一棵樹、一片叢林…

4.
霧,是山路唯一的白
輕柔躺在藍鵲的羽翼上
睡了又醒
比我們更早到達文明的是──
鳥的進化論放棄了飛行
選擇用生命彼此取暖…

5.
山用五指托缽,雨在
自己的聲音中練習打坐
黑暗沉澱的速度太快
很多情節必須逐一刪除,例如:
我們還來不及開窗,就變成了風景
因為靜



《廣場》 哲佑

光從此處散發,氤氳
圍繞腐蝕的午後
人群在此穿越了街巷
夾帶有膠著的時光
水池的硬幣於是洩出
一整座城市的霧,在鴿群
逡巡踐踏中被反覆蠹食
所有隱為伏筆的暗流
所有陷入書籤的燭火
所有歲月,殷殷飛起
經過我們悉心遺忘的步伐
穿插沉溺在
遠處紅磚縷縷的炊煙,而輕聲
微笑。

「總還有些遺憾」

遺憾在緩慢剝落的午後
我們總是揣測著一種生活
能分裂起夏日漫漶的傾斜
在此處,日光灼熱蔓延
滯留的歲月彷彿
沒說過什麼



我們應該__? peachqq


從哪裡說起好呢?
我正在思考前一幕的敘述
成腦中最為清楚的傷感

當你義正嚴詞的搖頭說
從此以後我們只能在兒時的
蘋果樹下啃著蛀蟲居住的回憶時

我的視線變成一面蒼白透明的鏡子
裡面藏著一萬首你不曾聽過而又
無法逃避的曲子

思念折射出三百六十五又二分之ㄧ秒的
微妙時光中最為精緻美麗的片段
之後我們就要揮手向對方道聲晚安

要記得我嗎?
要記得你嗎?

煞有其事的把我們去過的每個地方
集結成冊出一幅美麗的海洋吧
至少愛過的痕跡也可以轉化成最為
動人的音符

要記得我嗎?
要記得你嗎?



攝影 yuenyuan

夕陽悠閒地揣摩城市的光影輪廓
以黃昏,古老純愛的顏色
攜帶數位相機,放下靈魂的底片
換上情感的記憶體

要多少愛的解析度,才能
捕捉一通老街斑駁的清晰風景
夢想的透視法,無限伸延
總讓人輕易看見美麗的交會點

閃光燈頻頻悸動,線條開始交融
誰走出光中,誰躲進影底

逐光影而居的路人
不期而遇目眩神迷的指尖
我們又該如何開啟與逃離
彼此陌生復又熟悉的快門

    全站熱搜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