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鶴山-01

感謝大家此次詩歌節期間的投稿, 當然還有等待期間的耐心

 

對於最終結果僅能評選一名人選贊助出版詩集,評審也覺得相當遺憾

或許此次未能入選,也希望大家未來在文字創作的路途上

能夠繼續耕耘,守護自己的夢想

記得有一年詩人羅智成在參加詩歌節的時候,曾說:

[寫詩的過程彷彿掏金,手指也隨之閃閃發亮。] 

 

此次選出的三位文字創作者分別為:

林育德。黃瑜婷。蔡琳森

恭喜他們!來欣賞一下他們的詩作吧~

 

 

<未完成安魂曲──記早逝的天才們> ◎林育德

 

如果有一個主題,關於:「快樂」

 

曾經我們都可以寫出極其自由的

 

詩,讓流動的韻律構成主幅

 

意象隨音節跳脫曲序、指向多處

 

繽紛與富有彈性的和聲,那必定是

 

極其自由的歌。──但我們卻再也不能了

 

 

 

某個時期來臨,新的樂派

 

興起,如一陣狂躁的旋風

 

典律與範式轉為混沌,我們

 

與我們的作品成為飄盪的葉

 

在風中被奪去純淨,不能抵抗的

 

只有跟隨。讓怪異的人生節奏

 

服務我們,而我們也服膺於它

 

 

 

開始流行:漲破慾望的呢喃句式、

 

貪婪索求的自剖姿勢、無所不在

 

的小確幸、充氣的巨大獸像、以及

 

更多破碎的字符,更多閃爍的掌中螢幕

 

 

 

然後我看見許多的臂腿被一一卸下

 

不是因為老去或失能,而是落伍

 

信仰在其中肢解,也肢解我們習練多時

 

關於古典的技藝。所有人都忙著讓新制的手足

 

慣習新的動作,那時還無人知曉

 

這都將成為來不及感到哀傷的舞步

 

最終你們將各自往死亡收斂

 

 

 

離開只屬於那個時代的包廂,關上房門

 

有人曾以手繭在譜架上擦出傷痕,而我

 

哀傷地細數,一支支斷裂的影子,你們

 

沉默靜止,如零件停產而損壞的節拍器

 

 

 

一支支斷裂的影子,你們

 

沉默靜止,便是抵抗的所有

 

 

〈逆流〉◎黃瑜婷

 

       

 

因為這一生我選擇正直

 

 

 

打鐘了。

 

細小水流開始逆行──努力往我的心臟匯聚

 

今天要上的是:〈桃花源記〉

 

 

 

記得,不是記遊、人物、名勝古蹟

 

請緣溪行,請忘路之遠,祈禱終點是近

 

這些小小水流是暗紅的,

 

如落英

 

 

 

繼續無雜樹吧,誰會知道

 

注釋躲在樹的下面,林盡只得一山

 

而某些水源在前處就停了

 

走不盡這誰的數百步,必須就近散成流域

 

雖然那洞口的微光,還逗引著源源的逆流

 

──終於,有的到達,有的不復前行

 

 

 

早先落下的桃花腐爛了,在水底與枝頭相聞

 

為了抵抗下墜,我體內的水

 

留在原地

 

 

 

流域漸漸遍及夾岸

 

細小水流一方一處一朵,一朵朵異常盤曲如藤蔓

 

溫柔的擴張,留在原地

 

 

 

因為鐘聲,我們只上到這裡

 

 

 

<找上你的妻子。>  ◎蔡琳森

 

為兌現同時取消

我最炙烈的慾念

我會在自己衰敗之後、盛壯之前

找上你的妻子

 

為試探我最飽滿的人性

為驗證我最無私的關愛

一旦感到孤絕

我會輕易找上你的妻子

 

為證明我是禽獸而禽獸

在禽獸倫理學上

亦無任何嚴重之疏失

在自己非常禽獸時

我會立刻找上你的妻子

 

為試探我們誠摯的友誼

你死後,你入殮

你的肅穆的喪禮

事不宜遲

我會立刻找上你新寡的妻子

 

為了實踐我的人類學考察

為一份刻意佯稱嚴謹

但其實無關宏旨的田野報告

每次,你的妻子慇勤下廚

洗手作羹湯,身軀在鍋床之間

款款擺盪,我都會以求知的無比熱情

專門找上你的妻子

 

為理解真實血肉的主婦心聲

你的孩子平靜入睡

你的妻子備感疲累─別懷疑

我就會找上你的妻子

 

為實踐體諒的決心

每一次,在你的妻子

如火如荼的排卵期

我都會以最溫柔的行軍

恰好找上你的妻子

 

為探索美饌之奧祕

一旦感覺飢餓

我便從容匍匐

穿越你家的橡木餐桌

穿越你家氤氳的爐架

穿越你打盹臥躺的沙發床

不動聲色地找上你的妻子

 

為展示你可能的無知

與鈍感,我在你離家出差

當你尚且渾然不覺

我已找上你的妻子

 

為成全你的妻子甜美的羅曼史想像

我在每次自我感覺甜美時

無法遏抑內心的激情

無法停止攸關施與受的喜樂聯想

或遲或早,我都會找上你的妻子

 

為制止你家孩子的戀母情結

在他青春尚未醒決之前

出於一份無邪的關愛

我必然將親身找上你的妻子

 

為讓你更在乎你的妻子

我在你稍稍

不那麼在乎她時──我已預先警告你

為了挽救你們的婚姻

我絕對會找上你的妻子

 

為證明我可以為一切理由

在一切契機下,輕易

找上你的妻子

我就會找上你的妻子

 

為信仰所有超驗的純愛

不會被任何經驗性斲傷

捨我其誰,我願沒有半點私心

慷慨地找上你的妻子

 

為尋求一個遁辭,讓我誤認為

我其實不愛你的妻子

為了陷她於不義

我會陰險又從容地找上你的妻子

 

但其實,至今我尚未找上你的妻子

我甚至從未找上任何人的妻子

即便,我深信

自己深愛任何人的妻子

 

如果有天,我能為了一份

最圓滿的情感,自己

終於擁有一個妻子

且終於找上自己的妻子

我便可以為了種種

上述之理由

如實的,剴切的

無法轉圜的

真正找上誰的妻子

 

 

 

    全站熱搜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