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詩

入圍名單揭曉!

1

<中途島之歌>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神聖的太平洋

感謝祢收納無數的輻射與垃圾

這對人類而言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中途島上羽毛未豐的信天翁的孩子們

睜著無辜的眼睛死去

肚子裡沒有肥美的魚蝦

只有塑膠碎片,只有寶特瓶蓋,只有

只有從台灣漂流而來的打火機

 

桃園大溪/ 呂家慈

 

 

2

<Pluto>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我逆光而行

一條路的盡頭是下一條路的開端

我沿著文字前進

 

那時月升的方向是西

你折了一艘小船

海水舔來與淚水無異,你說

聲音迴盪在瓶中的空氣

 

西元134340年 沒有日月 沒有東西

解出的盡是亂碼 95 24 24 XD

 

台北新店/穗靣

 

3

<憾月的呢喃>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可笑的鴛鴦夫妻

已無法成東隅

海枯石爛的誓言

終於風中消逝於終

地平線完美分割天與海

一張白紙黑字

抽離 兒女的純真

淨灘淨化了海洋

垃圾車卻載不走無止盡的悲傷

 

苗栗/蔡佳容

 

4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海鷗在海上嗥叫

鏡頭隨著巨大的女人屁股步上樓梯

放下可敬的重擔後

門伊呀打開

水草綠毛海圍巾裡有幾個漏掉的針腳

在黎明之後為她命名

新娘在裙撐下赤裸雙腿 足間腫脹

珊瑚礁縫裡撈出繡蝕的戒指

跟有點恨你的人共度餘生

 

台中龍井/陳佩怡

 

5

<歸零>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再向西,便是海洋的終極。

我在命運的匣中鑄詩,託海浪傳誦至生命最初的根源之地
在真空的玻璃宇宙中,我架起意念的風桅
以ㄧ百零八度的傾斜向西航行

幾個世紀輪迴流轉,日落始終在海平面前方的

不遠處,如ㄧ座燈塔巍峨矗立於神的國度

以人間的日月為單位,規律閃滅著引渡之光

我穿過洋流的地獄之心,向激浪的巔峰朝聖;試圖追過風的速度,直抵時間向度之外

在天空血染我潑灑的詩篇,十方三界梵音敲響之前

我將停泊且隨落日西沈-回歸終點亦是起點。

 

台北板橋/邊緣貓

 

6

<日落的方向是妳>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令人餓的夜色,就要吞盡血紅的

晚霞。

牠們開始迫不及待,徹夜狂歡

百步蛇妄想著蟾蜍、雲豹盤算著野兔

對於獸的本性,角鴞與蝙蝠

早有領悟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妳

夜幕降臨之前,慾望已先染紅了

海洋。

 

高雄/鮪魚肚

 

7

<流浪男兒>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手持一支老舊的手機

腳踩二手機車行買的座騎

口袋裡還有女朋友給的分手信

感嘆為何我總是最後一名

 

但是看到這封信的你

不要以為我現在吊死在井底

身邊還有蚊子在咬屍體

其實我很天兵

對一切已不在意

 

台南安平/慕沙

 

8

<往日>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不知名的鷗鳥兀自飛繞盤旋

孵化那顆逐漸潛伏的橘黃而這裡

卻一丁點也看不見

風起

放縱白花花的笑語相互噴濺

遙想先民曾經赤腳行旅

沿途壓印出一道藍色弧線 如月連綿

碧毯的胸脯均勻地吐納,彷彿向上仰摘

遺留在奇萊鼻燈塔之巔微微的爍光

 

花蓮/章瀞中

 

9

<倚閭之望>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記憶中的父親,最怕看見秋雁從西方飛來

他總是叼根菸,坐在那長了青苔的霜冷台階望向遠方

潮汐有信在他眼前年復一年漲落,父親的想念只能年復一年隨浪碎滅

 

從竹籬笆的木屋望出,靠近天空的地方是漂泊的浮雲

父親的故鄉不遠

卻只能等到鄉音與鬢髮一樣斑白,才能踏上返鄉路

倚著門扉的奶奶把等待拉到最長

從一九四九年拉到黃土一塚的那刻

卻仍不夠長

 

台北汐止/劉冠顯

 

10

<樑上君>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我正踏著輕巧 飲下逍遙

遠眺將沉於彼方的蒼翠緋紅 宣告

漆黑 襲臨 舞榭 揭幕

我是踩著靈幻貓步的鼠盜

你是貫徹鑽營鼠道的虎豹

穿梭業影 把弄掌中

妙手空空 神隱無蹤

吾乃義賊廖添丁是也!

 

花蓮/黃崇鑫

 

11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我在北緯25.1°朝自己的影子前進

透明的玻璃瓶在金色的海面上遊蕩

我不回頭 如同一個秘密

來自城市的孤獨 漂洋過海的來找你

 

請向附近的海鷗傳聲吧

替我說說你撿到的寂寞

若回音可以溢回滿載的潮水

我便能用那鹹味的緣分來療傷

然後把屬於夜的眼淚 埋進沙沙裡

 

台北汐止/王繪鈞

               

12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海風席捲著疲憊

望著無際的深海

彷彿遼闊了我狹隘的視線

浪花拍打著

慰問著我已百孔的真心

你說

數萬年來

不過囤積粒粒晶瑩

讓碎心化作是醉心的海藍

 

雲林虎尾/夜絢音

 

13

 <人生,海沫>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知道了最後一射日光

也會墜入幽靜的漣漪裡

偶爾,一艘艦艇囁嚅著

如無痕掛勾般游移

也免不了海的作弄

墜入了幽靜的漣漪

總是浪花作弄了浪潮

遞出了潮聲中的珍珠

而晴空僅歸還一顆海的泡沫

 

桃園中壢/王美薇

 

14

瓶中詩-致父親>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是近在身邊滾落的溫度

碎成一灘夕陽下的浪

染過黃昏的主桅變得易碎

我們卻在海中經歷風暴

動盪,將我們成為一座島

那時黑夜向西,天明還未有方向

等待歸屬的海潮,向西

呼吸終趨平穩------

 

而漁夫乘著旭日撿起我們。

 

苗栗頭份/明非

 

15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我想起和媽媽牽手繞著公園

聊著最近發生的瑣事

媽媽的手依舊溫暖

可卻變得更加粗糙

她的雙手

一直以來照顧著我

我將快要鬆開的手

再次緊握

但心早已在流淚

 

台中西區/張羽彤

 

 

 

 

    全站熱搜

    poetryfest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